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173|回复: 53

[原创][小说]如烟旧梦——慧贤皇贵妃之前世今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6 15: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授权乾隆网独家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作者保留一切维护原创的权力。

写在前面的话

喜欢和卓氏的清宫琐记、喜欢那种具有那个时代语言特色的章回式文体。不过本人才疏学浅、实在是模仿不来,只能以一篇通俗的小文来描述我喜爱的两个人物:慧贤皇贵妃高佳氏、继后乌拉那拉氏。

本文是一篇穿越文,在写作的过程中,努力避免诸位前辈所深恶痛绝的穿越文两大陋习:一、花痴现象;二、卖弄现代文化。

本文与历史关联不大,纯粹是自娱自乐,供大家消遣。

人物介绍:

1、 高佳:女,18岁,某公司文员

2、 贵妃高佳氏:约35岁,乾隆宠妃,谥慧贤皇贵妃

3、 皇后富察氏:34岁,乾隆嫡后,谥孝贤皇后

4、 娴妃乌拉那拉氏:28岁,乾隆继后,无谥

5、 纯妃苏佳氏:33岁,乾隆宠妃,谥纯惠皇贵妃

6、 哲妃富察氏:于乾隆登基前薨逝,追封哲妃。



引子


21
世纪

正值严冬,天上飘着小雪,水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办公室里开着空调,与室外的严寒相比,显得非常的温暖,暖和的让人昏昏欲睡。就快要过年了,同事们都出去吃喝应酬了,只留下文员高佳守着公司。高佳刚刚毕业不久,吃喝应酬这等好事自然轮不到她。好在她是一个小说迷,尤其是清宫穿越小说,有台电脑万事大吉。

高佳看的津津有味,恨不能把头伸进电脑里,完全无视周围的动静。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他素来痛恨员工上班时间倒腾电脑,赶巧几杯酒下肚,情绪有些失控,加上高佳无视自己的存在,仍然对着电脑傻笑,一时怒从心起,使出浑身力气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入迷之人最受不得惊吓,砰的一声,高佳的脑袋重重的撞到了电脑屏幕上。。。。。。。。。。。。



乾隆十年,公元
1745



第一段


高佳只觉着眼前冒着金星,前额疼得厉害。不知怎的,突然发现自己身陷一池水中,池水冰冷刺骨。还没回过神来,已经呛了几大口。于是拼命在水中挣扎,怎奈身上衣物过重,手脚施展不开。眼看就要“香消玉殒”,忽的就被几个人架出了水面。

高佳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听见周围有哭泣声、叹息声。忽然听见人喊:“御医来了、御医来了!”只感觉到手腕被人轻轻捏住,由于体力不支,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安静,只听见一个威严的男声:“娴妃,你且说来,贵妃是如何失足落水的?”“皇上,妾妃邀贵妃姐姐同游御花园,姐姐说那一汪水好生透亮,要近前看个明白。不想池边湿滑,姐姐。。呜呜。。姐姐不慎就滑入池中了。”非常委屈的女声,伴着嘤嘤的哭泣。娴妃?难道自己回到了古代?高佳困惑的想着,感觉到前额的疼痛,一定是撞糊涂了,幻听呢。

“皇上,臣妾以为,宜先让娴妃妹妹起来。您问话这当口,她已跪了近半个时辰了,有什么情况等着贵妃妹妹醒来后再说吧。”非常好听的女声,柔和而富有磁性。“姑念皇后替你求情,你且下去吧,朕以后再召你问话。”“谢皇上,妾妃告退”

完了完了,皇上、皇后、娴妃、御医,高佳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启奏皇上,微臣给贵妃娘娘请了脉,天寒水冷,娘娘这是风邪入肌理,病势汹涌,加上娘娘素来体弱,恐怕要好生调养一阵子了。前额只是皮外伤,不碍事,疑为硬物所击。微臣这就去开方”

“你们好生伺候娘娘用药,闲杂人等一律退下!”

“恭送皇上皇后”。。。


第二段


天渐渐黑了,四周一片死寂,屋中红烛点点。高佳已被宫女们伺候着灌下了又黑又苦的药,躺在床上梳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本来正对着电脑看小说入神,突然被老板吓了一跳,头撞在电脑上,晕乎乎的,然后就泡在冰水里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什么贵妃娘娘,也不知是谁的贵妃。

“娘娘,您醒了,服了药,觉着轻快些了吗?”高佳试图坐起身来,说话的女孩子赶紧上前扶掖。高佳看着女孩子的打扮,听着她对自己的称呼,估摸着是贵妃的贴身侍女。高佳正不知道怎么和侍女问话呢,对方却又开了口:“娘娘今天可把奴婢吓坏了,娴妃娘娘邀您逛园子,却把奴婢们都支开了,我就琢磨着事情透着蹊跷。这不,娘娘就滑进了冰池子。娘娘,究竟是怎么个回事,您给奴婢透个明白呀!”高佳心想,我自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哎,初来乍到,什么也不了解,迟早要露出破绽,不如直截了当。于是开口问道:“我的额头痛的厉害,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如今是什么日子,你又叫什么名字来着?”“娘娘,奴婢是小四呀,奴婢的名字还是娘娘给起的呢,娘娘说过什么春兰秋菊的,用来题诗倒且素雅,用作人名就过于俗艳了。不如叫小三小四的来得清爽。如今是乾隆十年,皇上皇后刚刚来探过您呢。”看着高佳没什么反应,小四继续说道:“看来娘娘是惊吓过度,奴婢服侍娘娘睡下,歇过这一宿就会好了。”

乾隆十年,皇帝皇后贵妃娴妃。高佳躺下后又开始用她仅有的历史知识开始分析人物了。皇帝嘛,自然是乾隆了,这时的皇后应该是原配孝贤皇后,那个贤德无比,让乾隆怀念了一辈子的好女人。至于娴妃,那是以后的皇后,那个被《环珠格格》败坏了名声的可怜女人。自己穿成了贵妃,乾隆十年,仅有一个贵妃啊,那就是慧贤皇贵妃高佳氏。从小,高佳都抱怨自己的名字过于普通,后来接触到历史,发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慧贤皇贵妃的姓氏,于是爱上了看清宫文。虽然沉溺于穿越文的瀚海,但是从没有否认过穿越的荒谬性,没想到今日竟然穿了回来,附体于同姓的高贵妃身上,真是不可思议呀。

乾隆十年,哎呀,慧贤就是这年挂的。高佳想着想着觉得自己真是命苦:别人穿越,都是穿成年轻貌美的女主,落在英俊男主的身边。自己穿到了冰窟窿里,差点淹死不谈,还附在了憔悴的慧贤身上,命不久已。哎,看来穿越如同蹦极,也是命悬一线的事。正是穿越不耻,有胆来试!



第三段


天蒙蒙亮,高佳就招呼小四侍弄着起了身,要了面镜子端详起慧贤的容貌来。镜子中的佳人韶华已逝,依旧白皙的皮肤上,爬上了细细的碎纹。哎,高佳心中感慨着,这时的慧贤与《心写治平》里郎世宁笔下的那个绝色佳人已相去甚远。别人都是红颜未老恩先断,慧贤如今病的如此憔悴,尚能得到乾隆一如既往的怜惜,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皇---到”

太监们的声音打断了高佳的思路,乾隆来探慧贤了。高佳心中很激动,虽然自己很仰慕乾隆爷,他各个时期的画像也没少看过,但是有幸一睹天子真容,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并不是乾隆心中眷念的那个慧贤呀,四目相对、言语交流难免破绽百出,于是赶紧躺下,用锦被蒙了面。

乾隆走至榻前,轻声说道:“贵妃,是朕来了。”沉默了一会儿,“谢皇上挂念”高佳在被中答道。“爱妃何故以被遮面,不以真颜见朕?”乾隆一挥手,小四率一干人等静静的退了下去。乾隆近前,轻轻地揭开了锦被,望着愣愣的高佳,温和的开口道:“爱妃这是效仿前汉孝武皇帝李夫人之故事矣。爱妃冰雪聪明,你的缜密心思,朕又如何不知呢。不过,爱妃不必过于忧虑,你的病情远不至此。朕也非孝武皇帝那样薄幸之人。爱妃宽心养病,不日当可痊愈。”高佳心中感慨,乾隆才是心思缜密,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呢。只因慧贤是蒙着面的,他就旁征博引了这么多,真是体贴入微呢。只听乾隆继续说道:“爱妃的家人,朕自然另眼看待,优渥有加。倘若他们有徇私枉法之举,朕也断然不会姑息。以爱妃之贤德,定能体谅朕。”哎,乾隆就是乾隆啊,永远把政务与私情分得那么清楚,说得那么明白。高佳钦佩的在心里念叨着,高恒、高朴,你们可怨不得我呀,我倒是想遮住脸呢。



第四段


乾隆亲自喂高佳服了药,嘱咐了几句好生养病之类的话,帮高佳掩好被子后离去。高佳觉得额头发烫,呼吸伴着浊音,胸口隐隐作痛。肯定是发烧了,搞不好还引发了肺炎。在21世纪,人人高呼停止滥用抗生素,可是在古代,没有抗生素,肺炎也会要人命的,高佳悲哀的想着,完全靠自己的免疫力了,那些中药用来调养可以,用来救命就指望不上了,尤其是这种急性症状,再说就慧贤那身子骨,难怪熬不过去呢。想来慧贤也算得上是幸福,嫁给乾隆近二十年,看着他从年少有为的宝亲王成为刚毅威严的一代帝王,值此一生,恩宠不断。

“娘娘”,思绪被小四的声音打断,“大阿哥来探望您了”,只见一位约摸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进来,叩首道:“儿子给额娘请安,额娘可安好?”高佳搞不清楚状况,小四搬来椅子道:“大阿哥请坐,陪着娘娘说说体己话,奴婢这去奉茶。”

“额娘,永璜来了。数日不见,额娘清瘦多了。”高佳实在不习惯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管自己叫妈,只答了句:“挺好的。”细细的端详永璜,与乾隆有着八九分的相似,一样清秀的面庞、颀长的身姿,只是多一分稚气少一分霸气,毕竟年不及弱冠嘛。高佳心底犯着疑惑,慧贤没有子嗣啊,大阿哥永璜乃藩邸格格富察氏所出,只是这位富察氏福小命薄,未等到乾隆登基就故去了,被追封哲妃。只听永璜继续说道:“8岁时我额娘就走了,只有额娘您疼我,父皇只喜欢嫡子,对我这个庶出的儿子素来淡漠,额娘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啊。”说着说着,竟哽咽起来。高佳最看不得人哭,尤其是男孩子,遂也红了眼圈,心里叹道:嫡子是乾隆爷的心病,立嫡的念头根深蒂固,孝贤皇后所出之二阿哥永琏死后,乾隆益发求嫡心切,疏远庶子在所难免了。再说永璜未免儿女情长,实难讨乾隆欢心。想着这个大阿哥也命苦,二十出头就郁郁而终了,高佳很是同情,琢磨着怎么安慰她,“让你陪我说说话呢,怎么自己反倒哭了?放心,额娘还死不。。。。还撑得住,在你父皇面前可不要这样悲悲切切,招人不待见。”差点说成死不了,“死”字在宫中可是忌讳。永璜拭泪道:“额娘教训的是,儿子不敢了。”又招呼小四近前问道:“母妃近日饮食可好?”小四答道:“娘娘没什么胃口,太医嘱咐饮食清谈为主,昨日至今只进了半碗鸡丝粥。”永璜又吩咐:“好生伺候着!”闲话片刻,辞去。

高佳恍然大悟,原来哲妃去世后,永璜一直由慧贤照料了近十年,难怪母子情深呢。说到鸡丝粥,高佳就暗暗叫苦,原指望在皇宫中有吃不尽的珍馐美味,无奈太医嘱咐饮食宜清谈,加上慧贤的身子没有丝毫的胃口,只得顿顿喝粥。正想着,只听叫道:“纯妃娘娘来了!”



第五段


只见两个宫女扶着一个丽人缓缓地走了进来,小四赶紧上前行礼,笑道:“娘娘如今身子重,还不辞辛苦来探我家主子!”赶紧招呼宫女们伺候纯妃坐下。纯妃用手撑着腰,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慧贤的床头边,挤出一丝笑颜,握住了慧贤枯瘦苍白的手,说道:“姐姐,是妹妹来看您了!”高佳心中暗喜:当时看《心写治平》,第一眼就被纯妃的相貌吸引,团团的脸、大大的眼,非常符合现代人的眼光,一副幸福小女生的模样,绝对是第一眼美女,高佳还把她昵称为:甜妞。不过此时的纯妃已经大腹便便了,面色红润,就要迎来她的第三个孩子了。高佳望着纯妃隆起的腹部,答道:“妹妹如今有孕在身,不可劳累,应好生休息。今特来探视,我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呢!”“姐姐快别这么说,当初我们姐妹四人一同入侍潜邸,如今哲妃姐姐和仪嫔姐姐已经故去快十年了。每次想到我们姐妹四人一起度过的时光,我都会忍不住泪下,加倍的思恋她们。如今姐姐身体不适,我又怎能不过来呢?”纯妃红了眼圈,扯出手帕抹泪。

高佳不知道慧贤与纯惠还有如此的渊源,想到孤苦的永璜,也感触颇深。叹道:“妹妹是有福之人,如今身边已经有了两个阿哥,这又怀上了,姐姐真是高兴呢!姐姐恐怕就没有妹妹这个福气了,好在还有大阿哥承欢膝下。”纯妃本是敦厚之人,见慧贤提起子嗣之事,以为触到了她的伤心处,不自在起来,讪讪的说道:“姐姐如今春秋鼎盛,圣眷正隆,待养好了身子,不愁。。。。。。”“妹妹,不说这个了。”高佳看出了纯妃的窘迫,打断了她。纯妃益发的不安,低头绞着自己的衣角。

高佳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故意念叨着永璜的孝顺,不料纯妃竟然哭了起来,“哲妃姐姐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丢下这么好的孩子,自己就狠心那么去了!”高佳听出了弦外之音,急于打听哲妃死因,又不便直问,只好叹道:“生死有命,富贵无常啊!”纯惠握住慧贤的手说道:“如今只有我们姐妹在,不妨说说体己话。当年,皇后是先帝指定的嫡福晋,姐姐是指定的侧福晋。还有一个侧福晋的名位,咱爷属意的是哲妃姐姐,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可是被先帝爷搁置了多年,愣是让那一位生生的坐上了,在我们姐妹面前端捏侧福晋的架子。哲妃姐姐性子烈,忍不下这口气,这才。。。这才寻了短。”高佳感慨:这位娘娘气性实在是大呀!纯妃接着说:“那会儿,咱爷看在先帝先后的份上,挺由着那位的,现如今反倒淡了很多。”然后贴着慧贤的耳边细语:“那日姐姐在御花园遇险,可与那位有关?”高佳不愿拨弄是非,顿了顿,答道:“是我自己不小心失的足。”纯妃应道:“那位的嘴是生得厉害些,但若说是她推姐姐落的水,我倒不能全信了。她也是个聪明人,果真如此,皇上能容得了她?”高佳点头不语。

“对了,姐姐,都忘了给您道喜了!”纯妃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开心得像个小姑娘,“听皇后说了,皇上要晋封您为皇贵妃呢,一来。。。。。”高佳闻此,犹如晴天霹雳,后面纯妃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慧贤死于乾隆十年正月二十五,纯惠的女儿和硕和嘉公主生于乾隆十年十二月,所以这里写纯惠有孕纯属杜撰。)


第六段


“主子,刚才纯妃娘娘说的可是好事情,您这是怎么了?”高佳嘴里喃喃的念叨着“皇贵妃”三个字,突然回过神来,发现是小四在跟自己说话,纯妃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主子,这皇贵妃可是能同皇后比肩了,万岁爷这次可不是一般的恩典,奴婢都觉着脸上有光呢!”小四越说越兴奋。

高佳心中嘀咕,你懂什么!原来清宫后妃分为八个等级: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皇贵妃相当于副后,一般不与皇后并存。在皇后健在的情况下,皇贵妃可是一道催命符呢,就跟下了病危通知书差不多,被封之人命不久矣,主要是一种安慰性的晋封,类似于临终关怀吧。高佳心理产生阵阵恐惧感,虽然记不得慧贤是具体什么日子去的,但是很清楚的知道是在封皇贵妃两日后薨逝。现在听纯妃这么说,明白左不过也就这两三天的事情了。这可怎么办呢,等待死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小四不知道高佳心中的痛苦,仍然津津乐道,“主子,如今万岁爷膝下只存五位阿哥一位格格,除了纯妃娘娘外,每位娘娘只不过一个孩子。皇后娘娘身边也没有阿哥。您好歹还有大阿哥呢!”听的高佳不耐烦道:“秀女三年一选,皇上如今春秋正盛,后宫还将不断充盈,小阿哥小格格们日后也会逐渐多起来的。”小四不以为然道:“那些刚入宫的怎么能和主子您比呢?奴婢冷眼瞧着,倒是舒嫔有些手段,这不,当年入宫不久就晋为嫔,成为一宫主位。如今不过三四年的光景,位号却比入宫多年的陈主子、陆主子来得尊贵,多是仗着其满洲世家的身份!”高佳心想,舒嫔早年风头较旺,不过后劲不足,在乾隆朝止步于妃位。后面重量级的令妃和容妃还没有出现呢。反正慧贤就要挂了,谁得宠谁失宠于我无关。尽快想个办法回到现代才是正理。

高佳记得,穿越小说中所有穿越者都由某样通灵的物件导致穿越,如一面镜子、一个玉佩、一把扇子等。这些东西也会跟随穿越者来到古代,成为开启时光隧道的钥匙。可是高佳找不到这样的物件,思来想去,只有御花园的那个池子,记得自己就是从那里被捞上来的。难道要再次跳下去不成?想着那刺骨的寒水,高佳的牙齿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忙否决了这个瞬间产生的想法,但是最起码也应该到池子边焚香祷告一场。

于是高佳告知小四要去御花园焚香,小四却道:“使不得,使不得,园子里冷着呢,太医交待主子要多休养,切不可再着风寒了。”高佳说道,只不过是去看看,哪里就着风寒呢!”正说着,只听太监扯着公鸭般的嗓子喊道:“有旨意!”



第七段


果然,太监传了乾隆的口谕,晋封了皇贵妃。高佳的宫里顿时热闹起来,一干后妃前来道贺。最先来的是愉嫔和陈贵人,二人向高佳行了礼,围坐在床边,姐姐长姐姐短的闲话了起来,可见平日里就跟慧贤很是亲密。

高佳端详二人,愉嫔中等身材,略显丰腴,面目可亲,大概是已为人母的原因,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单就容貌而言,只是中人之姿。高佳心中感叹:难怪愉嫔早早的就失了宠呢。再转视陈贵人,这个日后目睹了整个乾隆朝60年的辉煌,享年92的婉贵太妃,究竟是如何的面目不堪,才受尽了冷落?

高佳的目光落在了陈贵人的身上,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陈氏细眉修目,顾盼生辉,肤色莹润,气质雍容。这样一个丽人,却蛰居嫔位45年,靠着自己的长寿在暮年成为妃、贵妃,实在是超出了常人的想象。君心难测,说得一点儿都不错。

“恭贺姐姐荣升皇贵妃,愿姐姐早日身体大安”,二人诚心的祝福着。高佳苦笑道:“我这身子自己心里有数,没多少日子了。”听到此,愉嫔有些哽咽道:“姐姐何出此言?”陈贵人劝道:“姐姐此次晋封皇贵妃,可是一大喜事,正好为姐姐祛除些秽气,身子就会好多了。姐姐放宽心养病就好。”高佳叹口气道:“生死有命,一切顺其自然便是。”二人见高佳这样说,一时也不好再劝什么,高佳岔开话题问愉嫔道:“五阿哥可好?”说起儿子,愉嫔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笑道:“有劳姐姐记挂着,永琪前些日子染上风寒,经太医诊治已经痊愈了。这孩子,倒是乖巧,就是体弱了些。”陈贵人轻轻拍了一下愉嫔,安慰道:“小孩子,总有个头疼脑热的,年岁大了就好了。如今的几个阿哥中,皇上最疼的就是永琪了。有着皇阿玛的怜爱,日后五阿哥前途无量呢。”“可不敢这样想,”愉嫔惶恐道,“我只希望他平安长大就好。”

高佳想到若干年后永琪的早逝,忍不住心中酸楚:愉嫔早已色衰爱弛,唯一的指望就是这个儿子。乾隆在嫡子夭亡后,也钟意五阿哥,在几个成年皇子中,早早的就封其为荣亲王。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永琪寿数不长,只活到二十五六岁就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何等的凄凉!还不如陈贵人这样一辈子无牵无挂来的清静。

荣亲王,顺治朝董鄂妃的儿子就是追封的荣亲王,那可是个福小命薄的,怎的偏偏永琪也受封荣亲王,如同中了谶语一般,封王不足半年就去了。如果永琪真的能够与心爱的女子离宫出走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了。

三人正闲话着,忽有太监传报嘉妃、舒嫔等主位娘娘率各自宫中贵人、常在等前来道贺。此二位圣眷正隆,愉嫔、陈贵人忙起身迎接。


第八段


高佳宫中热闹了大半晌,已经很疲乏。只因这嘉妃、舒嫔又是有头脸的,只得打起精神,强撑着招架。怎奈宫中礼数众多,二人先向慧贤行了恭贺之礼,接着愉嫔、陈贵人又向嘉妃行礼,金氏倒还客气,赶紧叫了起;然后陈贵人还得给舒嫔行礼,叶赫那拉氏一脸矜贵,完全不顾陈贵人比其资历深得多,仍然摆出一幅后宫主位的架势,理所当然地受着礼,高佳看在眼里,不由得为陈氏叫屈。论理,舒嫔虽与愉嫔同级,但是愉嫔早年入侍潜邸,又育有皇子,舒嫔总该尊其一声“姐姐”,现在看来,叶赫那拉氏也完全没把愉嫔放在眼里。

高佳叹道:满洲世家出身的嫔妃,的确自恃高人一等呢!

高佳招呼众人坐下闲聊,让小四侍奉一些茶水、小食。众人就着点心,围坐着闲话起来。嘉妃说道:“姐姐这些日子确实清瘦了些,看着精神倒还好。。。。”“贵妃姐姐能不精神吗,呵呵,瞧我这笨嘴拙舌的,如今该是皇贵妃姐姐了,”舒嫔插嘴道“姐姐如今跟皇后比肩了,万岁爷给了这么大的恩典,姐姐的病想不好也难啊!”高佳暗想:舒嫔果然是个难缠的角儿,嘴里叫着姐姐道着贺,说出来的话却句句刺耳,完全是带着挑衅的语气。虽然听着闹心,但也犯不着跟这样自以为是的人较真,于是高佳淡淡的回道:“侍奉好皇上才是咱们姐妹的本分,至于那些封号什么的,不过都是虚名,不必过于认真。妹妹正年轻,大好的前程还在后面呢。”

舒嫔正欲开口答话,刚才说话被其打断的嘉妃先开口了:“我说妹妹,你说话之前也不先想想明白!贵妃姐姐是自己想生病的吗?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姐姐这不也是身不由己嘛!”说着,嘉妃饮了一小口茶,叹道:“你现在说着这样的话,知道的说你年幼无知,信口开河。不知道的还道你暗讽贵妃姐姐装病,讨皇上的封赏呢!还好姐姐素来深明大义,没接你这茬!”嘉妃语调平和,却软中带硬,环环相扣,句句在理。说的舒嫔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窘着一张盛装的脸,不便发作呢。

愉嫔和陈贵人见二人短兵相接、气氛尴尬,越发的不好相劝,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喝茶吃点心。小四见状,赶紧上前添些茶水,缓和气氛。舒嫔憋着一肚子火,从食盒里撵起一颗蜜枣丢入嘴中,刚咬了几口,呸的一声吐了出来。正赶着小四过来倒茶,舒嫔动作间撞上了小四的胳膊,茶水泼了出来,溅了少许在她的袍子上。唬得小四赶紧赔不是,嘴里说道:“奴婢该死,一时大意,冲撞了舒主子”

“该死的奴才,怎么做事的!”舒嫔正好找到了发泄对象,可怜的小四成了她的出气筒。众人知她秉性素来如此,只得由着她借题发挥。高佳心疼小四受委屈,又不好过于护短,心里不是滋味。舒嫔亦不善罢甘休,继续斥道:“粗手笨脚的,难怪你们这些包衣只能做奴才!”一言既出,她自己也感觉不妙,这不把贵妃、嘉妃这两位包衣出身的宠妃都骂进去了嘛,不由得懊恼自己口不择言,逞一时痛快。

愉嫔陈贵人面面相觑,嘉妃已经微微变了颜色。高佳心想,满人过于看重出身,俗话说“英雄莫问出处”,汉高祖、明太祖又是什么出身?总是在意那些祖上的繁华,挺没劲的。

嘉妃惊讶于慧贤的平静,似乎完全没有发作的意思,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声音还是一贯的平和,隐隐的透着一股怒气。“我看这包衣也好,勋贵世家也罢,说白了,咱们都是皇家的奴才。包衣中也不乏椒门贵戚,圣祖爷孝恭仁皇后、先帝爷敦肃皇贵妃就是成例。满洲世家追随太祖太宗打天下,从龙入关的时候已经风光过了。别的不说,就说你叶赫那拉氏,作为太宗皇帝的母家,当年是何等的尊贵。你曾祖父明珠可是圣祖朝的大红人呢,不过到你祖父揆叙,也就家道中落了。所以我说,雷霆雨露皆君恩,谁贵谁贱还不都是皇上一道旨意。”

嘉妃这段话可是句句戳在舒嫔的心窝子上呢,她祖父揆叙可是被雍正给扒了坟的,可不仅仅是嘉妃所说的家道中落那么简单呢。她又素来是个争强好胜之人,以满洲世家自居,如今受到这样的指摘,益发的羞愧难当,不禁嚎啕大哭起来。

慧贤的宫里一片嘈杂,高佳只觉着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疼得厉害,小四赶紧扶她躺下。在这个混乱的当口,只听太监叫道:“皇后娘娘驾到!”



第九段


高佳正为这乱成一锅粥的局面发愁,可巧太监就高呼皇后驾到。“这下可好了,终于来了个管事的!”高佳暗喜:孝贤皇后统摄后宫,以德服人。而且皇后出身高贵,处事素来不偏不倚,不由得后妃们不服。料想舒嫔也不敢在皇后面前造次。

果然,众妃一齐起身恭迎,舒嫔也努力的停止了号啕,改为断断续续的抽泣。高佳也在小四的搀扶下勉强起了身。

只见两名宫女伴着一名贵妇缓缓走来,有幸目睹一代贤后的芳容,高佳很是激动、好奇。据史料记载:皇后崇尚节俭,平素只是佩戴些通草绒花,以兽皮鹿角充作荷包饰品。还有野史趣谈录到:命妇入宫请安,因皇后妆容朴素而不识,受到太监的喝斥。还不知是真是假。

“妹妹们起来吧,都是自家姐妹,不必这么多礼。”皇后的声音低沉却不嘶哑,柔和而不失威严,富有磁性。众人起身后为皇后让出一条道,皇后径自上前握住慧贤的手,叹道:“妹妹身子骨弱,还不赶紧躺着去,这般礼套做什么!”又招呼小四安置慧贤躺下,高佳哪里肯依,只勉强的歪着身子倚床坐下。皇后替慧贤抚平了旗袍上的皱褶,攥着慧贤的手也挨着在床上坐下了。高佳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虽然只是第一次同皇后正面接触,却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放佛相识已久。皇后还不顾正妻身份,替她整理群褂,肩挨肩的坐着,如同闺中密友闲话家常,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完全没有了陌生感。

皇后扫视一下众人,敏锐的目光在嘉妃隐隐含怒和舒嫔梨花带雨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开口说话道:“今天是贵妃妹妹晋封皇贵妃的喜庆日子,大家都能前来道贺,确实不枉这么些年姐妹间的情分。不过,贵妃妹妹如今身体不适,病中之人最忌喧嚣,妹妹们话家常也要注意地点呀!贵妃妹妹素来是好脾气的,由得你们乱嚼舌根。大家和和气气也就罢了,怎么还语出龌龊呢”众妃见皇后正色说话,不似刚才和蔼,脸上微带愠色,不由得紧张起来,越发的埋怨舒嫔撒泼,把事情闹大。

舒嫔也慌了神,赶紧上前跪下,正欲分辨,就听皇后说道:“舒嫔,你也忒不像话了,如此号啕,成何体统?你自己撒泼胡闹不说,还扰了病人的清静。你自己说该如何处置?舒嫔入宫以来一直受宠,哪见过这种场面,心里既窝火又委屈,又担心皇后的惩罚,一时愣着说不出话来。嘉妃见状,也上前跪下道:“刚刚是臣妾同舒嫔一语不合,起了争执,臣妾也有错,请娘娘责罚。”

皇后望了望嘉妃,口气舒缓了许多,叹道:“妹妹知错就好,如今已身为人母,说话做事应稳当些,给四阿哥做个表率。起来吧”嘉妃唯唯起身。皇后又对舒嫔说道:“念你年纪轻不懂事,又是初犯,侍奉皇上还算谨慎,姑且从轻发落,回宫面壁思过吧。好好反省自己的言行,今后处事要少一分戾气、多一分持重。”舒嫔赶紧谢恩。

“你们都回去吧,说了半宿话,都乏了,”皇后一声令下,“臣妾告退”众妃鱼贯而出,四周安静下来。高佳心想,孝贤皇后果然名不虚传,把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她虽然崇尚节俭,妆容朴素,却自有一股风流气韵,不怒而威,无论在哪里都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看来野史说命妇识不出皇后,是不可信的。

皇后亲拍慧贤的手苦笑道:“后宫这摊事,一点都不能省心。还是当年我们在潜邸的时候,日子过得轻快,姐妹几个说说笑笑的。如今,规矩重了,是非也多了。妹妹早日养好身体,在后宫事务上,也好多帮衬些。岁月不饶人,我也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呢。”高佳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答道:“姐姐不必安慰我,我这身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皇后欲伸手捂住慧贤的嘴,高佳握住皇后的手继续道:“姐姐容我把话说完,我也不用避讳什么。小四这孩子伶俐乖巧,服侍我很是周到,就是家境差了些。我原想等她到了出宫的年纪,为她指一个好人家,现在看来我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只好把她托付给姐姐,求姐姐为她作主。”皇后不禁潸然泪下,“妹妹怎么想这么远呢,哪就到这一步了呢!不过妹妹说过的话,姐姐会记在心上的,妹妹别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吧。我还要去看看娴妃,皇上还为御花园的事情恼着她呢,听说她也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6 16: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错,赞1个,楼主继续加油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6 18: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姐姐写的好!!

期待中。。。。。。

[em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6 19: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梦回大清"呀嘿嘿^继续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7 11: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佳想着想着觉得自己真是命苦:别人穿越,都是穿成年轻貌美的女主,落在英俊男主的身边。自己穿到了冰窟窿里,差点淹死不谈,还附在了憔悴的慧贤身上,命不久已。哎,看来穿越如同蹦极,也是命悬一线的事。正是穿越不耻,有胆来试!

哈哈,幽默,要加油啊

期待。。。。。。


[em01][em01][em01]

写的太少了吧,快加油,再不然就干脆喝油得了,等不及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13 23: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呢,第一次看到穿越到贵妃身上,不过时间挑的真不好,竟然是贵妃去世前几个月

希望快点看的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15 09: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啊~~~蛮好玩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16 19: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就更新那么一点点啊?太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16 22: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啊,咱们纯皇版要多些原创小说才好,惊鸿选择的人物又是这样的人见人爱,故事就格外的引人关注和联想,加油啊,每次更新太少了,不过瘾的说![em01][em02][em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19 13: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

我灌水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2-12 16:22 , Processed in 0.18395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