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70|回复: 4

[原创]《扑蝶》短篇小說--老大给我看看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12 17: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請勿在未得同意下轉載,一切版權為本壇所有!

星期六,她没上班,忙得很,但较之旁人的眼睛,全不是话儿。

 

她名叫董洁心,但认识她的人都唤她的小名蝴蝶。她约略是锦瑟年华,已是某上市公司的行政总裁,这样的成功,使她身边一直潜伏着的谍,霎时间活动起来。

 

大清早,她从家里打电话到餐厅订购外卖,自个儿花费了一百五十元。那种虚无缥缈的「铜味」从QIE听的DIAN话线传到谍的耳根,惊动了谍。谍插上了录音的插头,一边仔细的听着。当她挂起了电话筒,谍听不见有别人的谈笑声。朋友来探望她,她如何不好招待?

 

她在高级时装店买了一套晚装,盛惠三万多。背后排着大队付钱的人,都惊奇看着她;倒是在店子另一边的谍,低头装作选购衣服,耳朵在仔细的听,手里无声无息的在录像。也倒是的,她正值锦瑟年华,照理看,她那来这么多钱!定是「败家女」一名。排队的人眼睛疲累了,便看不见她钱包里那张醒目的名片。其实只消一说是行政总裁,没有人会有兴趣看的,她偏不理。另边厢谍继续自己装做的任务,不露声息。

 

悠闲的下午茶时段,途人又侧目起来了——她捆起了头发,换上了端丽的米白色套装,极急地在中环的街道上走着,步伐也大,看来大概是赶着签合同的「发钱寒」小职员。谍在街上走着,不知道眼前的就是蝶,苦无发现。

 

直至黄昏,天色是最瑰丽的深靛。谍早已回总部去了,她还在走着,向着不知名的目标;她依旧走得那般快,彷佛在她的词典里没有「疲倦」一词似的。

 

谍因丢落了蝶的所在地,遭上司狠狠的骂了一顿。上司心里暗自庆幸这晚蝶会赴宴,于是联络吩咐了另一个谍,多加留意蝶的去向。

 

蝶进入一所幽僻隐闭的建筑,正是那上流社会的派对地点。她耳朵闪烁着流苏样的银色耳环儿,穿着一件黑得发亮的及膝皮衣,肩上挂着手提包,一双超高跟的鞋,还是黑得发亮的皮革;这不必说,以她的底细,全是极高价的名牌货品。「先敬罗衣后敬人」,红地毯上的人,为着她身上穿的「银两」,才得出那奇异的目光。谍学着那些人般看她,却有点不自在。

 

她的那袭衣服,显得她愈发瘦削妩媚了。人们不厌其烦地侧目,在耳根悄话起来,因为她的「魔鬼身材」,觉得她不是好人。谍低头,装作咳嗽。

 

通道上,满是呷着鸡尾酒、红酒的人,肩摩毂击,她略显不屑地走过。谍去自斟了一杯红酒,想靠近她。蝶还没有意识此人的身份。另边,人们还没有回过头,又再次侧目于她身上。这种场合,谁会一个人独自的来,又不搭讪的?更奇的是她滴酒不沾。说起来,其实世上如是的人许多,只不过在社交场所里寥寥无几而已。

 

通道后是正厅。那里有个舞池,通往后面的旧货柜走廊。她脱下皮衣,里头穿的是露肩的及膝裙。她的高跟鞋特别的响,目光又凝聚在她——她的容貌上。因为天生标致,这回又多了「天使脸容」了。不好,有人说她经过整容手术呢。似乎在此地的女人都是整容的,才致这般狐疑而熟稔吧?谍暗地想了想:整容与否,有关系么?

 

她一脚踏在舞池上,正在跳舞的人,全然静止。谍为免败露,也一并木然。她心里不禁冷笑人们的无聊,自个儿跳起舞来,不是拉丁,不是华尔兹。舞池上的人继续活动,心中惊讶此女的不与世流——不对,是「叛乱意识」。谍不会跳的,只得坐在一旁的宴席,指间仍夹着那杯酒。

 

蝶跳着舞,真的宛如蝴蝶般穿过了舞池,一径穿过帘幕,无影无踪。人们竟不顾宴会的进行,随着她都赶到后面的旧货柜走廊。谍心里暗自得意这大好机会。

 

旧货柜走廊是这建筑最为谍狐疑的地方,其实是以人家弃置的旧货柜不规则地排列堆砌而成。左右的货柜没有连接,上下的却有,活是个迷宫。这时候,蝶已穿过了几个货柜箱,脱下高跟鞋,换上平底舞蹈鞋,脱了裙,露出里面的黑色又紧又薄的一件样裤。她丢下换出来的衣服,两步并作一步,溜到上一层去。

 

人们原来循着高跟鞋的声音去走,这时声音不见了,只得分头去找。她又不是罪犯,又不是卧底间谍,又不是搅乱,人们为甚么追逐她?没人知道。

 

谍随着其中几人去找她,侥幸地成功了——谍和他们看着她,她沉静的回看着。忽然,世界为她静止下来。她耸了耸肩,跳起她的舞来。人们随着她无法形容的舞步,也跳起来。谍虽不在行,但未至连模仿也不懂,故作冷静的移动。

他们绕着这个旧货柜的墙壁跳舞,完全没有交谈,就像人家的音乐录像带,汗流浃背,暗地气喘;却完全没有音乐,更像埋伏,还像是袭击;头发在狂舞之间零乱起来,嘴唇在追逐里欲张欲闭,眼神彷佛时时要擒住对方,身体却紧贴着墙在窜动......

 

蝶跳的其实是流行舞蹈夹杂着街舞。她有着沉稳的体操和舞蹈功底,像玛丹娜一样,灵巧、冷艳、尖锐,又带点孤僻。她习惯以此放松自己,岂料此时街舞使她陷入紧张状态,又时时把她从危险的边缘中救出。忽地,真的响起了玛丹娜的音乐,他们随着流动的节奏,或摇摆,或潜行,事实上,局势依然如此混乱而荒唐......

 

对,蝶、谍,无处不在,漫不经心的旁人也是,每个人都是间谍。我们看蝶,总必带着无聊的偏见,觉得他们长着有毛病的翅膀;又喜欢去「扑」,去寻觅别人最阴暗的一面。我们或许不是别人的间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也是无可否认的,就是我们都是自己的间谍。

 

(后记:这篇短篇,原来写的时候不是讽刺性的,只为了宣泄我的一点小情绪。没想到写着写着,竟偏离原意自成新意了。感觉上这篇风格与我一贯的截然不同,可能因最近看了张爱玲,多了点老练和冷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13 09: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试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13 15: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13 15: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怎么不写古典小说了?我还是喜欢你的古典小说,虽然只看过些片断,但是你的文字功底已经大大超越了你的年纪,是非常赞的。张爱玲,我承认她是文字天才,但是我个人不喜欢她的小说,总觉得太过阴郁压抑,相反她的杂文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13 22: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万方安和在2009-4-13 15:26:14的发言:
小雪怎么不写古典小说了?我还是喜欢你的古典小说,虽然只看过些片断,但是你的文字功底已经大大超越了你的年纪,是非常赞的。张爱玲,我承认她是文字天才,但是我个人不喜欢她的小说,总觉得太过阴郁压抑,相反她的杂文很好。

我倒是十分喜歡她的小說,咱一樣奇怪孤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0 13:10 , Processed in 0.02916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