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05|回复: 39

[原创]《清清歌集》小雪的新诗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4 11: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清歌集》版權為本壇所有,不得擅自轉載、複製、修改出版! 

雨,落在谁家的蓬:

乱世恋曲之序幕

一个平凡的秋暮

一处无奇的池塘

江南之秋

清幽

灵秀

既俊朗

亦柔腻


一帘涓滴的细雨

一段起伏的栏栅

江南之雨

涓涓

滴滴

如浓墨

若淡墨


那无涯烟波里的微雨

要洒落于谁家蓬子上


洒落在枯蓬上

娇无力的芙蓉

早已是归回尘土

只留下

污泥不染的故事

圆荷泻露的追忆

题着香远益清的诗笺

暗淡的黄叶

零乱的斑纹

随着滴滴淅淅的雨声

渐陷于泥淖


洒落在屋蓬上

感寒病的苍鹭

半卧于苇汀喘息

只回忆

去年戏闹的云天

衔采白苹的青春

寄我双鱼尺素的脸容

残破的羽翼

微弱的呼吸

随着滴滴淅淅的雨声

消失于迷蒙


绾不住的秋寒

听不尽的秋泪

往年的清灵

落得一腔

怎样的忧愁思绪

怎样的落寞情怀

朦胧

迷离

在黄昏暗烟中飘洒

吹湿了秋风


又落在谁家的蓬

如今

洒落在孤舟的布蓬上

飘摇难定的去影

在迷漫的烟霭

无声无息的走过


是甚么教人留恋

是甚么教人回忆

我不知道


女儿啊

为甚么总为

芙蓉飘落

苍鹭病死

而悲伤

她们归去了

还懂得回来

可是

放眼那一叶轻舟

可有回过头来

不是无情

只是深情


今生

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愿来生

来生

难道又是盼望

我不要回头

我不要再回头

远去的身影

不碍依旧的烟波


洒落在我的内心的坎蓬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4 11: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荳芽梦

荳芽梦

是春日里的初吐嫣红

娇涩

含蓄

又宛如无声自开的野菊


荳芽梦

是三月里的缕缕东风

萦回

无影

又彷佛水流暗谷的幽静


荳芽梦

是秋日里的窗下愁容

泪痕

泪眼

又如是黄昏风雨的缱绻


荳芽梦

是十月里的青青孤冢

雁去

雁来

又何似昭君出塞的悲哀


荳芽梦

是永永远远的一帘幽梦

依约

朦胧

梦醒此后

不能去沉沦

不能去触摸

只有回味


可是只有这样

才是最纯洁美丽的诗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4 11: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狂想曲

这个世界过分漂亮

使男人满腹理想

使女人满眼欲望


这分感情过分漂亮

使男人满怀希望

使女人满脑幻想


这种生物过分荒唐

使男人变得张狂

使女人变得放荡


这部小说过分荒唐

使男人只管游荡

使女人只懂疯狂


漂亮与欲望

荒唐与放荡

谁管得


依旧苍茫

依旧彷徨

又还流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4 11: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露水

点滴

无声

点滴

无息


黯淡与璀璨

沉沦与跳脱

留待一轮明月

的回信


泛槎绛河的织娥

独守广寒的姮娥

倚伫斑竹的湘娥

敌不过

岁月的蹉跎


风雨阴晴

露水依然守护着她们


点点滴滴

夜忽来

朝忽去

没有芳名

只有在残香堆里的淡淡尘影

只有在红衫袖里的深深旧情


吹萧人

凤凰的故事

秦楼

明月无言的映着

露水在她心里凝落


雨霖铃

雨霖铃

马嵬坡是谁家的陵

窗下只有断肠

无声



春秋

又春秋

来去匆匆

来去匆匆

明月

再冰清玉洁

也不能许我诉说

黄花

再如诗如画

也不能捱过芳华

只有露水

让我每天滴下

滴下


淌去了光阴


点点滴滴

无声无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4 11: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祷

午夜

钟依旧在打

窗外有的是

泛在绛河的长空

娇喘明暗的孤星

和那淡淡的月色

月光是舟子

只是距离

使人听不见宫娥的桨声


舟子是透光的霜玉做的

桨子是雪般的白银做的

蓬子是缥缈的绡帐做的

连从宫娥手上掉进湖心的

也是珍珠


月光流泻

泻落在幽暗昏黑的房间

宛如雕栏玉砌

一缕料峭的嫩寒

卷起了地上的灰垢

照出了半空中的尘影

有如不在水中的波澜


跪在床上

低头

手指紧扣着

闭上眼睛

看不见这一切的尘埃

依然觉着这泠洌的潮声

我说


最敬爱的父亲:

我为了,

赐予我生命,

给予我家庭,

赠予我师长与友人,

赋予我才情,

而感谢祢。

父亲,

我为了,

不懂珍惜,

不懂去爱,

离弃了祢和祢的路,

而恳求祢的赦免。


父亲,

求祢洁净我们的心,

求祢使我们远离罪恶,

求祢带领我们走过,

一生中的路,

或平坦,

或崎岖。

父亲,

对不起。


祢是永远的至圣者,

我感谢祢,

无论风雨阴晴,

无论晨昏昼夜,

祢亦倾听我,

微不足道的祷告。


奉基督之名而求,

诚心所愿。


缓缓张开眼睛

竟然很朦胧

比梦更朦胧

一阵风揪起了帘子

吹在我的脸上

湿漉漉的

原来浸满了话语

我揉了揉眼

方觉清晰了点


我躺下来

身子竟然很轻

没有往衾里下沉

我明白了


我祷


我泪


我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4 11: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维多利亚港的五味

630

从尖沙咀的铁路站下来

经过无数的霓灯和街角

擦过无数的肩膊和袋子

来到

星光大道

望着维多利亚港

如旧的黄昏入夜


石阶上

年轻的爱侣

一边漫步着

一边依偎亲昵着

今天是情人节么

众目暝暝之下

有如小吃摊的灯光般炽热

唇紧接着颊

湿涎涎的

不觉得辣么


板凳上

辛劳的爱侣

一边累倒在我身旁

一边却利落地亮了火机

今天是放诞节么

众目暝暝之下

有如街头的醉客般不羁

口里刁着烟条

臭熏熏的

不觉得苦么


栏杆前

新近的爱侣

一边吵着谁喜欢谁

一边呜咽着

今天是受难节么

众目暝暝之下

有如连续剧的桥段般婆妈

脸上淌着泪珠

滴溜溜的

不觉得酸么


月光微泛

团团圆圆的

天空

竟不似平日的烟雾迷漫

竟看见孤星的微弱呼吸


维多利亚港

听不见人的喧闹

吹来一阵阵的风

那是咸咸的海风

这时

水天一色水连天

若我游到海的尽头

或许可触摸天空

可以去吃一口她

也是咸咸的

对吧


遥想人间

何必总关这种爱呢

不可以一个人么

怕孤独么

就像我一样

四处流连

毫无拘束

自由自在

多好


730

望着这一切

或尘俗

或超尘绝俗

我管不得

忽地

景物朦胧起来

如诗般甜

如梦般甜

按:偶尔到尖沙咀的海滨长廊无目的地散步,看见大都是情侣,有的在亲吻,有的在抽烟(我有呼吸道毛病,这对于我绝对厌恶性),有的在亲热,完全没有忌讳,令我不禁有些心凉,于是回来以后,涂成此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4 11: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一叶知秋

眼中的别离

到底有没有伤悲

只教人怅惘

到底是没有别离

只是看不见谁


别来无恙

一叶知秋

齿间的空白

到底有没有表态

只教人狐疑

到底是没有空白

只是说不出来


别来无恙

一叶知秋

忽地

那熟悉的声音

竟带着哀愁

哀愁?

不是恃才傲物

不是风流俊赏

竟然是哀愁

一彻冷风雨的哀愁


别来无恙

一叶知秋

到底是梦魂的缭绕

到底是心灵的萦回

到底是泪雨的无赖

不过是幻影而已

好 无 赖

永远猜不透

永远捉不住


岁月

到底是长是短

梨花

柳芽

多么甜蜜

重来无恙

一叶知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0 18: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和韵丁香愁诗之一

雨不雨
晴不晴
丁香零落

轩外一地寂红,有幽香
轩内半案残稿,有清香
莫言辞,莫言终人力所为,
不得天然

可知道,诗是最香的
不是笔墨的秀气,
不是笺纸的熏馥,
也不是词藻
而是其中的情——
哎唷!
我又错了,又错了
情才是最香的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0 18: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凉:听Over the Rainbow感作

云朵之上的遥远的地方,

有一个天堂

夜晚

一曲温柔恬静的摇篮曲

清晨

一首清灵幽怨的长笛曲

几落宁谧的轩院

数不尽的兰草

逢崖而生,缘谷而长


可是

那儿一个人也没有

呼喊

惟有天地之回响

孤独地

披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袂

飞扬,飘泊

午夜听着小溪濯濯

轻轻睡去

梦里也是濯濯的流水声


醒来以后,

在溪边梳洗

溪水照映着脸庞

那么不染纤尘

那么清洁可爱

眉头却终日深锁

到底是因为甚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0 18: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诗之一

当眼睛被流水擦亮以后

当幻想被现实识破以后

就像枕头被双手撕开

羽毛是雪花芦絮

飘扬,再飘扬,消沉于大地

预示了芳魂的殒落

泪水是懦弱之神的黯淡的光辉

可是,你能逃避么


你喜欢我,

对,你喜欢我

但你爱的是音乐


对你

没有生死

你的一字,一句

我相信,信任

你说,你要去伊斯坦堡

我放弃手上的笔稿

把它们烧个一干二净

与你奔走于大师的门旁

冒雨等待你梦寐以求的

音乐名家回来

你笑,我会跟着笑

你哭,我会跟着哭

我好像是你的一片小镜子


你说,你要去印度

我扔下近在眼前的事业

把它们抛到云宵之外

你说,音乐学校

是你的理想

从今俩要过穷生活

睡在散发霉味的塌上

数着,撵着

苍蝇蟑螂绕来绕去

你看见了,神采飞扬

写成了一首圆舞曲

我看见了,亦神采飞扬


有一天

我得了疟疾

发着高烧

卧病塌上,

依然听着你新谱的调子


你说,

馥儿,对不起

我们穷,

你要撑着

今天晚上,

得到了演奏会的票房,

就带你去看印度最好的医生


我浑身像火一样熨

你浑身像冰一样冷

朦胧中看见

你罪恶的歉疚

当我醒来

只觉得腰酸背痛

我睡在地上


家徒四壁

甚么也给你变卖

但没有人跟我说


你疯了

我也狂了


穿着印度密重重的服饰

走到热闹,骚闹,吵闹的街上

富商鞭笞背叛的年轻的小妾

小妾吭也不吭,

旁人吭也不吭,

就这样卿卿性命!


眼泪断了线似的流

步履没了骨似的乱

我一直看不见,

我为你没了主心骨

我做了你的奴隶

我不能做你的顺从的印度女人

我不能放弃生命


我甚么也不想再知道

一路颠簸

我被掳到不知名的地方

人们抽着水烟

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人们让我睡在没有苍蝇的塌上

睡了几天,渐渐退烧了

以我拙劣的北印度语

在南印度的小城

只好凭观察力


他们要把我卖给眼前

抽著名贵水烟的富家老爷

他年过六旬,

蓄着花白花白胡子

要买我这个异邦来的姑娘

再没有更自然的事


没有人猜到疟疾病人

会夜半逃走

跑了一夜

已是黎明

东方闪着一丝鱼肚白

啊,家乡

我巴不得回去

我不管得你这个音乐的情人

你打破了我这片镜子

我不会再让你照你的容貌


小时候的我

喜欢脱下半破的球鞋

在池塘里采摘六月里的新荷

一遍遍一回回

泥足深陷

是你把我拉上来的


今天的我

喜欢从我的眼睛到天尽头

一片深邃而清澈的碧蓝

是你,把我从美梦叫醒

是你,把我的枕头里的

羽毛弄得离披纷坠


一瞬间

日出,

刺眼的光芒

金闪闪的沙子

金闪闪的浪涛

沐浴着我的灵魂

我决定

让这破枕头,

把悲哀飘散

这个美丽的民族,

对不起

我要回归本初

我要忘掉——


我笑着跳进水里

让身上的衣裙

随水飘走

而我

不知游到了那个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0 12:07 , Processed in 0.03293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