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04|回复: 18

[原创]我写的乾隆朝宫廷小说--弘历和那拉吵架的片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25 16: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拗不过老大的一再要求,现在将我以前当小粉时写的一段吵架发上来。

 

题材是穿越,完全想当然,构思还比较诡异,穿去穿来了。

乾隆网论坛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em07]声明:

1,穿越不是历史,请各位严格区分。

2,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6: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啊,朕还没死你就这么急着剃发了?!你想让朕早死,只要在茶里掺一点毒药不就行了,何必要如此费尽心机,在众人面前演这一出好戏?!”弘历咆哮。

“乌拉那拉氏哀莫大于心死,从今往后这皇后之位谁愿意坐谁坐去。乌拉那拉氏隐忍了这么多年也受够了,现在我只想在此处落发出家,再不理会世间俗事。从今往后少了乌拉那拉氏这个累赘,皇上便可跟着和珅开开心心的到处去寻花问柳,再也没有谁会这样死皮赖脸地拦着您了。到时候您想怎么风流都行。”和柔十分平静,甚至可以说,理智。

“哼,朕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竟惹得朕最心爱的乌拉那拉继皇后剃发,原来是吃醋了。你身为皇后,不思恪守妇道,反倒如此善妒——而且还是妒忌青楼女子,你也真不嫌丢人——以前孝贤在的时候——”

“皇上,乌拉那拉氏恳请您、拜托您,不要再跟我提‘孝贤’这两个字了,我听了十几年,我已经彻底听够了,听厌了。”和柔冷冷的大声道:“这么多年来,我做任何一件事您都拿她比着我,没一次是对我满意的。如今,乌拉那拉氏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明明白白地告诉您:她是她,我是我,我们本来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生下来就互不相识,现在也毫无瓜葛。她可以做到宽仁和蔼、不嫉不妒,乌拉那拉氏不行。以后只要皇上愿意,尽可以天天去找五凤楼那个小姑娘,我甚至可以现在就让人去把她接来。总之一句话:您想怎么样都行,乌拉那拉氏管不着。”

 

 

(中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6: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好!好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要不是皇后把你选进宫,要不是皇后提携你,你怎么可能有今天——”

“是,我有今天全是拜她所赐!要不是她,我的人生就算是不幸福,也至少不会这么悲惨!!以前她在的时候您就最爱她,从来也不会多看我一眼。好嘛,乾隆十三年她死了,您总算肯看我了,但是您梦里头喊的全是她,十几年都是这样。乌拉那拉氏从来都不是自己,在皇上和老佛爷面前,我永远都是她的替身——我,乌拉那拉·和柔,这么多年来,普天之下我最恨的人就是她!!我始终不明白自己有哪一点不如孝贤皇后,她有什么好,生前值得您任何事都顺着她,对她千番呵护万般宠爱,死后又经得起您亲谥为‘贤’——我想提醒皇上一句,就算她再是贤德又怎么样?您别忘了,孝贤皇后已经飞升成仙了!!如今她在天上享福,她再也不会回来见您了,您这样怀念她有什么用?!——乌拉那拉氏实在是想不通,既然您对她都可以仁至义尽到这个地步,凭什么对我却事事苛求、吹毛求疵——我恨——她死了还不放过您,登仙了还不满足,还要下凡来看您,还要压给我一堆担子——”

“朕的确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骂朕倒还罢了,可朕没想到你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之境,竟敢辱骂恩人,简直是无可救药——”弘历气得七窍生烟,大骂道:“你好意思跟朕提皇后!!——皇后有哪一次不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你,上次她还把朕的金龙褂脱下来给你穿在身上,还当着大家的面说自己已经不是皇后了——她分明是提醒朕——她什么时候——”

“皇上!您以为皇后就没私心?她就不会算计人么?!乌拉那拉氏告诉您,您错了,错得离谱,大错特错!!——十三年前她走的时候把我跟令妃叫去,跟我说:要我照顾好皇上跟老佛爷,管好后宫的事——”

“皇后说的一点没错——”

“哼!是没错!皇上别急,我还没说完呢!!”和柔越说越激动,嗓音也愈发尖细起来:“后来,她把我打发到一边,把令妃叫去又是给簪子又是给头发的···那簪子,说是给令妃留个念想,日后要是她自己愿意,可以传给皇七女和静或皇九女和恪中的一个。头发——她剪下自己的头发,让令妃自己回去做个荷包装起来,日后一定传给皇十五子永琰,就当是两个人一起护着他——怎么没见她送我,送永璂什么东西呢?!哼,她可能永远也想不到,以前一向最听她话的小柔那天居然会头脑发热,悄悄躲在柱子后面,把她们俩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全听了去!我以前一直以为她对我最好,谁知道她更回护身边的丫鬟——”

“令妃!!——令妃,她···给你东西的事,朕怎么不知道?”

“当然是她让令妃瞒着,不让令妃告诉您的!!”和柔尖刻地笑着,高声道:“也就是说,早在乾隆十七年,令妃魏氏还未生育之前,魏氏自己——和乌拉那拉氏就预先知道——您的皇七女叫和静,皇九女叫和恪,皇十五子永琰——”

“令妃!!”弘历一声断喝:“把她给你的东西拿出来给朕!!”

 

“皇上······”

“拿来!!”

“皇上,当年主子——”

“贱人,你敢抗旨?!——”

柔涵脑子里一片混乱,接下来的对话,她一句也听不清。

原来,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要不是我,她不会进宫。

要不是我多事,她也不会闹到今天的地步。

都是我的错。

大师说的没错:天道有常,人各有命。凡事自有因果报应,以顺其自然为上。

顺其自然。

要是早知道,一切顺其自然的话······

哼,早知道,怎么可能。

变了,都变了。现实和想象,真的,天壤之别。

没必要见他了。也,没必要,再见她们。

大师是对的。

我,还是······

悄悄的走吧。

福隆安注意到姑姑脸色惨白,她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一见之下,福隆安大惊,急忙死死扯住柔涵的衣袖不松手,脱口喊出:“姑姑?!您要去哪里?!姑姑你别走——”

现在,不是自己想见他们。而是,不得不见。

“隆安,你放开我。”

姑姑?福隆安在叫“姑姑”?

难道是她??

是!!是那个······

是那个,自己天复一天,年复一年,朝思暮想十三年的声音。

她在外面??

她又回来了??

五十五岁的爱新觉罗·弘历,又一次,如少年时一般,狂奔出门。

时隔十三年,又一次,真真切切的,看见她。

“不放,隆安不放——隆安死也不放手,隆安一放手您就走了——姑姑——”

“我不是你姑姑,我也不是皇后,更不是孝贤。”柔涵万念俱灰,千般酸楚齐袭心上,她不由冷冷嗤笑一声,又竭力克制住颤抖,再面如止水,望向侄子语调平静地道:“我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罢了,你何必要拦着我?”她想抽出自己的手,无奈福隆安攥得死紧,无论柔涵如何使劲都甩不开。

二十七粒菩提珠。

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柔涵手微微一颤,已将佛珠抖于掌中。

也好,回去。

至少,有他在一心一意等着自己。

回去了,就不会这么累。

再不会,卷入这些,无意中卷入的争风吃醋。

柔涵泪落,但是,她却露出一抹轻松的笑。

闭上眼睛,虔诚的,默默地念动佛珠。

他说的对。

我已经到了那一世,我是徐柔涵,是跟陆弘历在一起的,不是别人。

徐柔涵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这时代的人,就算我再不想回去,也不能了。

既然如此,何必要管前世这些不相干的事?

我累了一生一世,还不够多?何必再勉强自己?

难得,我也自私一回吧。

反正,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错。

那,倒不如,什么也不做。

这样,就不会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6: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吧!!看哪,这是谁?!你怎么又回来了??你老是这样阴魂不散——你明明说过不再回来跟我抢的——可是你——”

“皇后从来没有跟谁抢过,她根本犯不着跟谁抢!!因为在朕心里,朕的皇后永远都只有一个——就是富察氏孝贤皇后——普天之下就只有一人而已——再没哪个女子能比得过她——”这一世的爱新觉罗·弘历冲过柔涵身边,又一次,真真切切的,怀抱软玉温香。

“皇后,你放心。以后···我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孝贤的阴魂也早已散了。你再不必担心,好好的过吧。”柔涵还是很平静,清晰地说完这句话,她侧过脸,对众人露出十三年来他们所见过最美的一缕,艳绝众生的,凄然一笑。

“好好的过?!”弘历楼紧她,咬牙气恨地一笑,牵动着脸上的肌肉也不受控制地抽搐开来,显得那张眼角已有不少皱纹的,已不再年轻的,威严的面孔更加狰狞恐怖。

“她再没有那个机会了。皇后,朕绝不会让这个贱女人,绝不允许这个胆敢对你出言不敬、在心里对你没有丝毫感恩之心的贱女人——好好的活下去。朕,朕一定——”

“皇上,你别这样。乌拉那拉氏并没有错。其实真正有错的,是前世的孝贤,是孝贤。皇后说的一点没错,孝贤的确算计过你。要是当年,孝贤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而是一心为乌拉那拉氏着想,真正拿她当女儿般爱着的话,就该立刻给她指一门好亲事,而不是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孝贤是很自私,孝贤是一心想把这个名叫和柔的小姑娘,这个自己刚刚丧女不久后就遇上的,乖巧可爱的小姑娘留在身边,给自己留个念想,就像是那个和柔还在身边一样···现在想起来,都是孝贤一手造成的,都是孝贤不好······”柔涵没有哭,她垂眸轻诉,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事实上,那,也的确是,别人。

“皇后······”弘历垂泪失声:“你一向都是这么好,一向都这么善解人意,宽仁和蔼,就连对这种大逆不道的贱女人,你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6: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皇上,孝贤其实一点不好,是你把孝贤看得太好了。”柔涵微微一笑,别过脸,正色道:“不过,孝贤善解人意倒是真的。因为早在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富察氏就知道,四阿哥是今后的大清皇帝,年号乾隆。乾隆皇帝在后世与圣祖康熙并称为清朝贤君,青史留名。康雍乾三代国民富庶、天下太平,史称‘康乾盛世’。自从世宗指婚的那日起,她就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日后必定是要当皇后的,而且,自己此生也必定不能跟你两厢厮守。所以,唯一的,能让你爱上孝贤、记住孝贤、对孝贤死心塌地的好办法,就只有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只有尽职尽责的当家理事,只有待下宽仁和蔼,对众嫔妃、皇子女一视同仁,毫无偏私······”柔涵竭力睁大眼睛,硬逼着自己转过头将视线固定在弘历因极度心痛而扭曲变形的面庞上,她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嵌进掌心,最终下定了决心,又一次开口,加重了语气道:“也好,今天,我就把孝贤的真面目揭开来给你看,省得皇上老是执迷不悟,对她念念不忘——孝贤这个谥号配富察氏实属名不副实。因为富察氏既不温柔也不善良,相反的,她就是个一无是处,只会损人利己,为一己之私不择手段,工于心计,机关算尽的蛇蝎毒妇罢了——皇上,孝贤只是个人,她只是个普通女人而已。她既不是神,也不是圣人,更没有看破红尘万事皆空。她同样有七情六欲——你觉得孝贤为什么会对众嫔妃一视同仁?难道二十几年来,每当孝贤看见皇上流连于各个嫔妃之间,她心里就真不曾有过半点嫉妒不成?当然不是了!——是因为她想得很透彻。富察氏明白,决计不能让自己背上跟顺治朝静妃一样的妒妇恶名。因为她怕一步错步步错,怕自己也像世祖章皇帝静妃博尔济吉特氏那般,落得个从六宫之首被降为妃嫔的可悲下场,千万年受人鄙夷唾骂。她怕,怕等到自己年老色衰的那一天皇上会冷落自己,会弃之如敝履。她完全是从自己的利益考虑才会这样做的!——乾隆十年她为什么会一心求你,执意要那个‘孝贤’当谥号?”柔涵冷哼一声,厌弃道:“还不是因为,她当初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皇上给皇贵妃高佳氏钦定谥号为‘慧贤’,深受刺激,再也忍无可忍?!她之所以会要‘孝贤’,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嫉妒?!她在嫉妒!!她太嫉妒高佳氏了,那嫉妒强烈到刻骨铭心,强烈到她无论怎么努力也克制不住自己!!”说着,她忍不住又嘲讽轻笑数声,随即敛容正形,眸光凛然道:“那天富察氏在养心殿与皇上独对,她表面上云淡风轻,故作哀恳可怜之貌,实则内心忿忿不平。说实话吧,她根本看不上慧贤皇贵妃,从来就没喜欢过她。皇上,她喜欢高佳氏全是做出来给你看的表面功夫!目的就是为了要让你误会!!富察氏觉得自己也完全担得起那个‘贤’字之称,她甚至痛恨你把那个涵盖天下所有美德的贤字,如此轻易地、只一句话就给了妾室!!富察氏始终不明白高佳氏有什么地方配得上这个贤字。她有什么好的?!那女人无非是长得一副好皮相,性格温柔贤淑罢了,难道这些富察氏没有吗?!她有哪一次忤逆过皇上的意思?她有哪一点比不过高佳氏??她出身世代官宦,名门望族。高佳氏呢?不过是个汉军旗而已。就算她父亲再是大学士、她家再是乾隆初年就抬了满洲正黄旗又怎么样?不管你再给她多少宠遇,她是汉人这一点一辈子也改不了——”柔涵望着目瞪口呆的弘历洋洋一笑,甩开他的手,不无嘲弄道:“不过还好,大清后谥上一字为‘孝’,富察氏那点小算盘只是暗地里噼里啪啦响得欢,从始至终都没敢让任何人知道。好在她平日里为人谨小慎微、处处留心,对老佛爷也还算是孝顺——既然一个毫无功绩、只知道迎合皇上的汉女都能被称为‘贤’,那她呢?富察氏是皇后,她自从当上皇后以来十几年一直步步为营,自认尽心竭力从无疏漏之处。你当时直截了当地知会她要谥高佳氏为‘贤’,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你把她置于何地?皇上这样做,是不是在向世人宣布:慧贤皇贵妃比皇后更好,更贤良,更深得欢心呢??既然连一介汉女都能被称为‘贤’,那么富察氏以满族名门出身,以皇后之尊为什么不可以??——‘孝贤’和‘慧贤’不是还差着一字么,要是真能被谥为‘孝贤’的话,也不枉,富察氏和高佳氏一直以来心照不宣的相互虚伪应对、假惺惺地来往客套、过从甚密,自称姐妹一场——当时恰逢你悲痛万分难顾其他,所以富察氏便看准机会,左思右想,在心里反复忖度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先把大清太祖孝庄文皇后,圣祖康熙爷孝诚仁皇后,世宗雍正爷孝敬宪皇后三位先贤逐一搬出来铺陈完毕,再试探着跟皇上提的!她原以为会有一番波折,可没想到你竟然痛快答应了!···还落泪说不许她想这些不吉利的事,要跟她白头偕老,说必定不负她望!她将你心如刀绞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还暗自庆幸,为自己无意间便讨了皇上感动,为如此轻易地达到目的而很是窃喜了一阵子——皇上,你没想到吧?她是不是很可怕?你不觉得她做人很成功么?她不仅骗过了你,还把所有人都愚弄了——世人都以为富察氏是难得的贤后,殊不知她内心如何龌龊奸诈!那些真实想法一直到今天之前都只有她跟我两个人才知道——你说孝贤为什么会不喜脂粉?皇上,你想过吗?世间可有哪个女子是不爱漂亮、不想修饰的?更何况还是在佳丽如云的后宫?就连我一个无关紧要的旁人,现在都盛装打扮,花枝招展的来见你——其实孝贤这样根本不是心性使然,更不是为了给嫔妃们树立勤俭表率。如果可能的话,她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全摘下来戴在自己身上,好借此吸引皇上的注意!富察氏之所以会有这番怪异的做作举动,不过是为了让自己鹤立鸡群,区别于其他面庞精致、年轻貌美、披金戴银的后宫,无非是为跟她们争宠罢了!因为她是皇后,所以才碍于身份不能做得太过明目张胆,孝贤怕不巧被皇上勘破了心思,索性就只有暗中计较这些旁门左道了——哼,对待其他嫔妃所生的皇子女一如己出?富察氏真会把他们当做自己亲生的孩子那般无私爱护?”柔涵抿了抿嘴唇,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认真道:“恐怕也不可能吧?皇上,事实上,她心里不知有多厌烦那些不时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对自己虚与委蛇的孩子们,在富察氏眼里他们跟那些后宫嫔妃一样可恶,一样令人难以忍受!——但是正因为他们也是皇子女,所以她才迫不得已,才不得不每时每刻都端出慈母的架子,假意对每个孩子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你以为孝贤心里会不疼和敬么?怎么可能呢?她是孝贤四个孩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一个。可是孝贤为了自己,为了能让皇上爱她,连她自己唯一亲生的女儿也牺牲了。以前有哪一次,嫡出的皇三女和敬和其他嫔妃生的皇子女一起犯错,不管错在不在她,只要是闹到孝贤的长春宫,只要是让孝贤看见了、知道了,有哪一次孝贤不是责罚她的?没有,一次都没有——现在想起来,那孩子真可怜,和敬真的太可怜了。她生下来就成了皇额娘为博取皇阿玛欢心的筹码,成了她那个机诈权谋的额娘博取贤名的幌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6: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不是你说的这样!!你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你自己,你都是为了朕!!你都是为了顾全朕的颜面!”他不甘地剧烈摇晃着怀里的她,泣道:“是因为朕,朕是皇帝,朕立你当了皇后,你才不得不这样做!!如果你不这样做,哼——朕会不知道么?!如果你不这样做,朝野内外有多少双眼睛在无时无刻盯着你?!那些嫔妃和朝臣在背后会怎么看你?怎么说你??他们必定会三个一群、五个一党,在背后戳你的脊梁,指着你骂!!···就连当年你养伤,都还有人捕风捉影,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在朕面前参你,欲置你于死地······朕一向都知道你不易,朕曾经在心里不止一次地立过誓,一定好好爱你,护你,决不让你受半点委屈。可是······”弘历痛哭失声:“都怪朕不好,都是朕的错!!要不是朕逼着你,你要不是为了顺着朕的意思······你根本不会生这么多孩子——你现在也必定好好的在旁陪着朕,跟朕长相厮守——”

“不一定。”柔涵眼里蓄满了晶莹的泪,她伸手拭去,平静的道:“命数的事,谁能预知?···我倒是觉得:幸好孝贤当年死得早,还没来得及年老色衰就自己先过去了······倒是给皇上留了个好印象,至少不必像皇后现在这样难堪。还换了个大清立国以来绝无仅有的风光大葬,得了个钦定孝贤皇后的谥号——”

 “皇后——”弘历长声痛呼。

“皇上,你好好看清楚,我是皇后么?我真的是你认识的那个孝贤么??”柔涵看向那双深深望定自己的泪眸,一字一顿提醒道:“皇上,世间就属女人最会说谎了,以前孝贤就最爱骗你,现在我嘴里仍然没一句是真的。你醒一醒!!”柔涵沉下脸,斩钉截铁地决绝道:“孝贤死了,乾隆十三年她就病死在德州船上,当年她临死前支走所有人,只留下皇上一个守在旁边,难道你还瞧得不够清楚?你不记得,十七年还是你亲自将她送入陵寝的吗?!——当年皇后薨逝之事轰动一时,全国上下无人不知,入葬至今已有十三年。皇上一向记性甚好,再说死的那个是深受你器重喜爱的嫡妻,皇上总不至于忘了吧?如今你只听我片面之词,看我俩长相相近,如何能断定我就是孝贤?你如此轻率,怕是有欠妥当吧!——试问从古至今有哪个死人能再回来的?任凭皇上再是能言善辩、满腹经纶、再是引经据典,能数出来么?!——我今日此来就是为了告诉你——真正的孝贤眼下正在裕陵地宫里被奉安得好好的,富察氏在尔虞我诈的后宫里苟活了一辈子,她早已经不堪重负,身心俱疲。总算等到死了,尸身又在殡宫放了四年才终于熬到被奉安。现在她好不容易能一人在棺椁里清静清静,要是高兴了还能跟附葬的妃子们说说话、走两步到裕妃园寝去串串门,她好不容易才终于过上这种悠闲自在的日子自然是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自找麻烦、平白无故地显灵,还特地赶到江南来见你?皇上待人接物无一不是再三思量、沉着稳重,怎的一碰到和孝贤有关的东西就参不透了?皇上,感情用事乃为人君者之大忌,孝贤跟你再是二十余年结发夫妻又如何?她不是也一样毫不心慈手软,一样不择手段地算计你?你何苦对一个死人一往情深,痴心不改??不值得!根本没这个必要!!你就算是想她想得死去活来,她也再不会知道了!!——皇上记住,日后,看事情一定不能相信你的眼睛,而是要结合客观事实,要用头脑理智仔细分析后再做决断——倘若你不是为情所迷,如果你再仔细想想,肯定会立时明白: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眼里看到的孝贤都不是真的孝贤。我还想告诉你,其实当初你第一眼看见的,后来嫁给你的富察氏,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个真正的李荣保女富察氏,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精心策划,营造出来混淆视听的假象——”柔涵冷笑,咬牙狠心道:“其实我也根本不是那女人,世上再没人是她了。我只不过是跟她长得像,仅此而已。既然你对一个仅仅是跟她相像的女子都可以如此宽宏大量,掏心掏肺,这样贴心贴意、顾虑周全,那你为什么不可以,对你眼前这个虔心侍奉了你几十年的皇后,这个接替孝贤、尽职尽责、辛勤掌理后宫事务十几年的皇后——哪怕是施舍一点点的仁慈容忍呢?皇后说的没错,她和孝贤本来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生下来就互不相识,现在也毫无瓜葛。既然这样,你何苦要处处拿她比着孝贤?皇后自小性格软弱,她能硬逼着自己,比着孝贤,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你何苦还要为难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6: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皇后——”弘历难掩惊讶骇异,颤抖着指向一旁的和柔,无暇细想她的话,只是难以置信地出声:“皇后——十三年了,又是十三年——你,上次你为了保她皇后之位,做了你正位坤宁十三年从未做过的事——你把贞妃贬至冷宫、降为答应,这次——这次你回来,竟然又是为了她——又为了袒护这个贱女人——你如此口是心非地贬低自己,还对朕这么不客气,你竟然用这种态度、这样的语气跟朕说话?以前你从来没有——”

柔涵挣脱开他的怀抱,转身疾走两步,站定,抬起头望定面前的一株小桃树,手上缓缓的念过几粒菩提珠,努力平静下来。良久后,她又像从前那样,语气温柔和婉,如春风拂面般轻轻说道:“皇上,你忘了。我刚刚说过,我不是皇后,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孝贤。皇上保重,我走了。”

弘历大惊,失色道:“皇后?!上次你回来还陪了朕二十七天——现在你?!——”

“皇上,做人最忌讳的就是一个字:‘贪’。以前孝贤什么都好,就是栽在了这个‘贪’字上。孝贤什么都想要···孝贤既想得到皇上宠爱,又想家庭温馨、有儿女在膝下承欢。孝贤整日殚精竭虑,算来算去,最终也还是没想到······天道忌全。如果孝贤不是皇后,如果皇上不是那么爱孝贤···要真是这样的话,当年孝贤应该,孝贤肯定不会再三丧子······我···我现在也必定活得开心愉快、轻松自在。根本不必考虑···什么时候皇上想出家,什么时候皇后又要剃发······两世都不得安宁。前世富察氏劳碌一生,今世我也······还要时时想着回来见你。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才能让我放心?

这句诘问在唇间辗转不去,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若是说了,他定会以为我是在怪他吧。

我不能这样。在他心里,不管我怎么说,恐怕都会认为我就是那个孝贤。

我是孝贤,我要贤。

刚才是我一时情急,口不择言了。以前从没有过,如今怎会脱口而出?

大概是我压抑太久了吧?

原来,我不是真的不在乎,

······由此看来,面对着贵为皇帝的他,我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桎梏。

片刻间转过数个念头,柔涵忍不住一阵心酸,哽咽不语,须臾,她仰起头咬牙逼回眼中的泪,强抑住内心留恋,手上念过的珠粒逐渐增多。

良久后,她以袖拭尽泪水,定住神色,转身面对呆愣的弘历,淡淡道:“皇上,从今往后你多保重。耐心等待来世···跟她相见。”

闻言,他好像并不着急,轻轻一笑,“那和尚还没来——”

“没有什么和尚了。”柔涵也报以浅浅微笑,长袖一抚,亮出了菩提珠,安然道:“这次他不来。他吩咐我,待要回时,就取出此珠默念一遍······”

说话间,最后一粒菩提珠悄然滑落一边,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

她还待开口,佛珠已被他劈手夺过。

五十五岁的一国之君,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对面前的年轻女子,得胜的笑道:“原来如此。这珠子现在在朕这里,只要朕不给皇后,皇后就不能回去···朕明白了,日后朕必定会将这珠子妥善藏好。到时候,等朕死之前再还给你。”

“皇上喜欢就自己留着吧。”柔涵了然一笑,轻轻说道:“反正······刚刚说话时,我已经念完了。”

念完了?!

她说:“已经念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7: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略)

 

 

爱新觉罗·弘历手握菩提珠,默默无声地站起,矗立在她刚刚站立过的位置:桃树前。

许久,直到太阳西斜。

众人也于他身后侍立,一动不敢动,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弘历长长一叹,转身面对狼狈不堪的乌拉那拉和柔,这个让自己曾经心存内疚,此刻,却已然刻骨铭心仇恨的,继皇后。

“朕答应过皇后,不为难你。”弘历面无表情,眼中散出阴狠的狡光,却极其平淡的说道:“朕自当信守承诺。朕不为难你,朕不打你、不骂你,从今往后,朕不会再跟你说一句话,朕也不想再看见你。你善妒成性,根本不配位居中宫,更不配与朕的孝贤皇后相提并论。”

说完,弘历唤过福隆安,命道:“隆安,你即刻将她押送回京,不得有误。”

“···嗻!”福隆安跪地,犹疑道。

“还有,你送她进了宫就即刻招几个人,把她用的东西一应搬去乾西三所——就搬到答应以前住过的那间房子里去。”

“皇上?!——”

“你听见朕的话了。”

“······嗻。”福隆安应毕,艰难地站起身一步步挪到和柔身旁不远处,垂眸视地,拘谨地低言道:“······皇后娘娘,您······请吧。”

“你不必给乌拉那拉氏加上‘皇后娘娘’这个称呼。”弘历抿紧嘴唇,顿了顿,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朕刚刚说得很清楚——她已经不是皇后了,她根本不配当皇后。”

“皇上?!”福隆安闻言大吃一惊,忙跪地劝道:“请皇上息怒!皇后娘娘只是一时生气——”

“朕意已决,无需多言。来人!速速把她押下去!!”弘历厉声命令道,转身再不看和柔一眼,只无言攥紧了手里的菩提珠。他默默地攥紧了那串,片刻前那个女子曾亲手握过,现在还留存有她体温和气息的,质地柔滑亮泽的菩提珠。

永璂见事态危急,母亲已然被依令奔进的侍卫架住拖出数步,再无暇他顾,赶忙扑过去紧紧护住她,扭身对父亲哭求道:“皇阿玛,儿子求您了!求您饶了皇额娘吧!皇额娘她只是一时冲动才——”

“她会是一时冲动?”弘历冷哼一声,讥刺道:“朕看她是早有预谋。永璂啊,你是没看见你额娘刚才的样子,披头散发大吵大闹,毫无仪态可言。朕看她半点也不像个母仪天下十余年的皇后,倒像极了乡野村妇那般无知无理!!稍有不顺心就哭着喊着要出家,现在还自己剃发了!哈哈哈,真是有自知之明得很呢!她竟然能知道朕早就对她不满,想来也不算太笨,又岂会是你们所想的那般‘一时生气’、‘一时冲动’?!哼,也对,其实早在十三年前朕就有废了她的念头,当时若不是孝贤下凡来拦着,恐怕朕早就······罢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朕没有翻旧账的习惯。”弘历一叹,鹰眸寒冷如冰,嘴角却微露笑意,面色铁青道:“以前朕愁的是找不到机会废后,难得现在好不容易才遇上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况且这废后的因由还是由废后乌拉那拉氏自己亲自给朕的——有道是天做孽犹可饶,自作孽不可活。如今朕要是再不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的话,岂不是要枉费她对朕的一番深情厚意?”

如此怒极攻心的皇上,这样阴寒怨毒的语气,众人自出娘胎以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当下都不觉吓得浑身冰凉,汗湿脊背。

“皇阿玛——”永璂张口欲言,不料却被自己母亲忿忿不平的尖细嗓音打断了:“皇上,乌拉那拉氏当不当这个皇后是无所谓,况且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当什么皇后。我之所以当上皇后全是你一时心血来潮制造出来的事端,彻头彻尾都是错——乌拉那拉氏别无他求,我只求皇上能好好想想孝贤皇后刚才说过的话,”和柔冷哼道:“今儿个她可是把所有从前没说的心里话都掏出来了,现在您应该明白孝贤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了吧?是啊,贤!她是贤,她是贤得太过分了!!她贪得无厌,什么都算计,任何事都为自己打算,她完全是活活被自己给累死的!!皇上说得太对了,天做孽犹可饶自作孽不可活,孝贤皇后是自作孽,她当然活不成了!!”断发的和柔死命挣扎,用力甩开侍卫们的钳制,凄厉地笑道:“其实做人还是简单一点好,否则到时候像孝贤皇后一样操劳过度,最后落得个心脉俱断,受尽万般痛楚而死的可悲下场,年纪轻轻就过去了多可惜——”

“放肆!!你竟敢如此以下犯上大逆不道,今日朕再容你不得!!”弘历闻言气得双拳紧握面皮煞白浑身发抖,语无伦次地纵声咆哮道:“来人!!即刻给朕掌嘴,上夹棍——给朕大刑伺候,给朕狠狠地打,朕今天非教训她不可,朕非收拾这个不知好歹——”

“求皇阿玛开恩!!”永璂见状大为惊惶,赶忙松开母亲跪在地上,额头在地上碰出咚咚的空旷响声,抑制不住哀哀痛哭,且泣且恳道:“皇额娘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说出不该说的话,您就饶了她这一回吧!!要是真的上了大刑,皇额娘就没活路了!!——皇阿玛,皇额娘服侍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看在她以往无过的份上饶了她这次吧——皇阿玛——”

“朕本来是想放过她,只让她回宫挪挪地方也就罢了。谁知道她自己不懂事、口出逆言,这就怨不得朕无情了——永璂,朕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就算你现在立时跪死在这里,朕也还是那句话,再容她不得!!”弘历冷然道:“朕想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淌这滩浑水,自己在旁冷眼看着的好。你毕竟是朕的亲生儿子,朕再怎么生气也不会亏待你,待朕发落了这个缺心少肝的毒妇之后便会给你找一个安稳的归宿······”言至此,他将众妃挨个环视一圈,略一思量,又语调平板地道:“不如这样吧,你以后就跟着令妃好了。她性情平和温婉,将自己的孩子调教得机灵可爱很是讨喜,想来也一定会是个合格的继母。”

“皇上,您不觉得自己可悲么?!今日您可以废了我把令妃抬上来,指不定哪天您一不高兴,又可以把她贬下去再重新封一个新宠。我算看透了,您自始至终都不会对后宫嫔妃们投入一丝一毫的真心,因为您所有的感情都被刚才那女人带走了!!——皇上之所以不停地寻花问柳,到底不过是想从她们身上找慰藉,要是能看见孝贤皇后的影子那当然最好不过了。现在五凤楼的琴姬陈氏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您敢说不是么?!”和柔面泛青光冷笑连连,一气道:“其实您又何苦对自己如此苛刻呢?您何苦要给后宫们希望,让所有的女人围着您心里那个永远难以触及的虚位争得头破血流?!皇上自己一个人过活,了无牵挂,无拘无束的岂不是更自在?!您就当做是放过自己也放过他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7: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5 17: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乾隆网论坛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2-12 17:20 , Processed in 0.2042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